什么是浪漫主义情怀左图为黄霑,右图为Gai(周延)在《歌手2

飞来科技  发布时间:2018-01-14 11:52:21

本文关键词:什么是浪漫主义情怀

浪漫主义者的性格特点_什么是浪漫主义情怀_仅有的浪漫主义情怀

1978年9月,武侠巨匠古龙在《陆小凤之凤舞九天》中,写下了这样一个著名的桥段:

陆小凤拿起桌上的筷子和碗,用筷子敲在碗上,高声唱道:

“誓要去,入刀山!

浩气壮,过千关。

豪情无限,男儿傲气,地狱也独来独往返!

存心一闯虎豹灾,今朝去几时还?

奈何难尽欢千日醉,此刻相对恨晚。

愿与你,尽一杯。

聚与散,记心间。

毋忘情义,长存浩气,日后再相知未晚。”

歌已尽,酒已空。陆小凤放下碗筷,转身离去。

“慢着!”西门吹雪随着大喝声站起,走向又转过身来的陆小凤。

西门吹雪没有说话,他只是伸出他的一双手。

他的手紧握着陆小凤的双腕,陆小凤的手也紧握着西门吹雪的腕。

西门吹雪激动的轻轻吟诵。“毋忘情义,长存浩气,日后再相知未晚。”

西门吹雪眼中已温热。陆小凤放开西门吹雪的手腕,大步走了出去。

只听陆小凤的豪放的歌声,犹自在黑夜中袅绕。

通过一首歌曲,陆小凤和西门吹雪惺惺相惜的崇高情谊得到了传达。歌词中不厌其烦地出现“浩气”与“傲气”,让武侠主题与从孟子的“养浩然之气”到文天祥的“正气歌”这一儒家传统发生了关系。“誓要去,入刀山”的凛然身姿,则投影出荆轲、高渐离易水送别的叙事原型。然而,相比起“壮士一去兮不复还”,“今朝去几时还”与“日后再相知未晚”凸显的是一种更为乐观自信的情绪。这显然与陆小凤作为现代武侠故事主角必须具备的个人性情有关,也和更为明确的“情义”信念有关——友情与义气是“长存浩气”的基石。古龙用《欢乐英雄》等作品所要表达的,正是这一温暖而坚定的江湖生存信念。

陆小凤(张智霖饰)与花满楼(张智尧饰)

其实,这首《誓要入刀山》,是黄霑于1978年4月为古龙小说改编的电视剧《陆小凤之武当之战》所作的主题曲。古龙深爱这首歌,所以在下一部作品中加以引用。之后数十年,这首慷慨悲歌获得了华人听众的广泛热爱。在2013年的香港电影《扫毒》中,《誓要入刀山》贯穿全片,将古龙式的英雄义气与现代正义警探的热血和友情融为一体,升华了电影的主题,广受好评。

七十年代以来,类似《誓要入刀山》的歌曲作品层出不穷,可见,“豪情无限”的审美品质并未过时,依然具备强烈的艺术感染力。这或许是因为长久以来的英雄主义文艺叙事已经潜移默化地进入到了中国广大民众的心灵深处。古龙、黄霑及其同时代的文化人都在其中深深浸染,自觉地延续了这份豪情,在通俗的抒情化叙事中树立古今融通的人格标杆,创造出经典的艺术作品,为当代人民的社会共同生活提供着别样的启迪。用黄霑的话说,这正是“豪放词”基因在当代的自觉涌现。[1] 众所周知,豪放词等同于辛弃疾、刘过的慷慨意气,等同于岳飞、文天祥的忠肝义胆,其背后则是有宋以来强烈的家国忧患意识和英雄担当。同时,豪放词又意味着苏轼、黄庭坚式的个人超拔气质,是“大江东去”的洒脱和坦然。在以黄霑为代表的香港流行音乐人笔下,“英雄”与“风流”两种气质涌现,共同塑造着“豪情”的不同面相,构成了20世纪中后期华人文化中重要的经验记忆。结合香港当代都市价值观的衍变,对这些经验记忆进行一番文化解码,也就成了一项有意义的工作。

情义的变奏

黄霑

作为“香港流行乐坛教父”、“香江四大才子”之一,黄霑被誉为“港人精神”当之无愧的代言人。黄霑的职业生涯以创作影视主题曲为主。据说“‘主题歌’在剧中能概括地表现主题,它作为音乐与文学相结合的综合艺术形式,借助于形象生动的画面与重复传播的威力,常常会获得极高的感召力。”[2] 在这个意义上,黄霑通过多年的主题曲创作,为接受影视和流行音乐文化的广大受众提供着文化上的“主心骨”。香港市歌《狮子山下》便是由他作词的电视剧插曲,其中唱到:

放开彼此心中矛盾,理想一起去追。同舟人誓相随,无畏更无惧。

本文来自互联网,由机器人自动采编,文章内容不代表本站观点,请读者自行辨别信息真伪,如有发现不适内容,请及时联系站长处理。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