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百万只候鸟崇明歇脚 沪边防卫士开展护鸟行动

飞来科技  发布时间:2018-01-14 12:32:58

本文关键词:崇明东滩

上百万只候鸟崇明歇脚 沪边防卫士开展护鸟行动

边防官兵徒步在芦苇荡里搜寻,十分消耗体力。均刘浩摄

还有很多像鸿雁这样繁殖地和越冬地之间相隔千里的候鸟,为了便于更好地认识和了解鸟类,鸟类学家们根据候鸟在不同地区的旅居情况,把候鸟细分为了夏候鸟、冬候鸟和旅鸟这三种类型。

据统计,全球目前只有白鹤4000只左右,90%以上的种群春秋两季都会经由镇赉的莫莫格保护区迁徙到繁殖地西伯利亚和越冬地鄱阳湖,每年往返历程达1万多公里。

每年秋末冬初,从西伯利亚及中国东北等地,飞来成千上万只候鸟到鄱阳湖越冬,如今,鄱阳湖保护区内鸟类已达300多种,近百万只,其中珍禽50多种,已是世界上最大的鸟类保护区。

10~15分——候鸟型每年秋天,地球上总会上演一幕壮观的大戏:数十亿只候鸟飞越南北,进行长距离的迁徙,到温暖的南方越冬。

近日,记者随上海市边防总队崇明边防大队的官兵深入崇明岛和横沙岛腹地,实地体验护鸟行动。

芦苇丛中发现可疑物品

12月13日中午,东滩气温接近冰点。驱车进入保护区后,边防官兵将警车停在海堤上,随即换上了连体下水服,携带着望远镜,调试好,做好巡逻前的各项准备。

“警车只能在海堤上开,保护区内的滩涂深浅不一,且车辆进入会影响到鸟类生息。”横沙港边防派出所副教导员王思铭叮嘱着巡逻注意事项。

“看1点钟方向!”横沙港边防派出所警官施囿驰把望远镜递给身边的战士,“当中有块凹陷的芦苇丛,边上还有根竹竿。崇明东滩

他安排一名战士在海堤制高点观察,又带领一名战士随他进入芦苇丛搜索。进入一人高的芦苇丛,没走几步就容易迷路,他们一边听着堤上战士给出的方向讯号,一边艰难地在芦苇丛中趟出一条道。

在靠近搜索目标的过程中,一名战士突然痛苦蹲下并呼叫战友!原来,尖锐的芦苇秆刺破了他的防水连体裤,他的脚踝被芦苇秆擦伤,短暂调整后,他继续和战友搜索前进。

在滩涂上艰难前进了约30分钟后,边防官兵抵达望远镜中观察到的可疑位置,发现了一块被压平的约10平方米芦苇丛,里面有矿泉水瓶和塑料桶若干、一根带有残留网丝的竹竿。“这里有不止一人逗留的痕迹,残留的网丝是撤网后留下的。”

鸟类天堂不容有偷猎者

跟随边防官兵继续搜索前进两个多小时,手机已经没有了通讯信号,腕表显示步数已接近9000步。

按照今天的巡查重点,边防官兵手拉着手,深一脚浅一脚进入滩涂涉水搜索,脚面不慎陷入淤泥的边防战士几次踉跄差点跌倒。崇明东滩等候20分钟后,官兵们拖着一长串“地龙”从湿地中现身。“这个‘地龙’主要是捕捞湿地里鱼类、蟹类的,但是鸟类一旦捕食也容易被困住,我们都要清理。”

在岸上清理网具的过程中,边防官兵发现一只困死的小鸟。经鉴定,这是一只不慎被缠住的林鸟,并非越冬候鸟。

傍晚时分,气温骤降,边防官兵褪去满是泥浆的防水裤,整理装具。闪耀的划过保护区,护卫着这一片鸟类天堂的安宁与祥和。

据工作人员介绍,来保护区越冬的候鸟每年以3000只左右的速度增加,其中不乏东方白鹳、黑鹳、白头鹤等濒危鸟类。就在近期一次巡查中,科研人员一次性发现十余只国家一级保护动物东方白鹳。

随着围垦工程的开展,崇明三岛的湿地资源愈加丰富,位于上海长江口最东端的横沙岛,是崇明三岛中最娇小的一座岛,被誉为上海最后一块“地”,里面至今未通隧桥,保持着良好的生态环境。近年来,横沙东滩围垦工程已将小岛向东扩大了100余平方公里,围垦后的滩涂环境成为越冬鸟群的“新宠”,在此逗留的候鸟逐年增长,而捕猎者也蠢蠢欲动。

边防官兵是爱鸟宣传员

东滩国家鸟类自然保护区位于东旺沙边防派出所辖区内,面积192平方公里,是世界上为数不多的野生鸟类集居、栖息地之一。

包伣是上海市边防总队东旺沙边防派出所教导员,身穿一身绿军装,肤色黝黑,性格爽朗,语调铿锵。从2005年起就在此守护着鸟类,也是2011年度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斯巴鲁生态保护奖”的获得者。

每逢秋冬季节,在192平方公里的保护区内,隐蔽布网、定点投毒的就和他打起了“游击战”。除了每日带领边防派出所官兵进行巡逻和搜索,包伣还积极和当地动物保护部门、企事业单位、党团组织组成护鸟志愿者团队,建立联勤机制。

动动手指,随时查询交通违法!

本文来自互联网,由机器人自动采编,文章内容不代表本站观点,请读者自行辨别信息真伪,如有发现不适内容,请及时联系站长处理。

    相关阅读